欢迎访问黄冈市政协网站!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?>?委员风采

谭冰:追梦文学高峰

信息来源:黄冈日报 作者: 时间:2019-06-11 浏览量:


?

谭冰:1962年出生,省作家协会会员,市文联《东坡文艺》执行主编,市作协秘书长。《红茶坊》《黑蝴蝶》《大别山的男人》《金狗子》等多部小说先后发表在中文核心期刊,入选多种文集和选本。入选省作协工人作家签约扶持项目,出版长篇小说《走吧,兄弟》。《画家与云雀》入选第二届中国武汉诗歌节中外诗人99诗展。获首届黄冈文艺奖,第七届湖北文学奖。入选省委宣传部“七个一百”文学人才工程。

或许一般文人骨子里都藏有一颗傲慢的灵魂,谭冰,这个属虎的男人活在文字的世界里。

作为黄州人,他说自己很自豪。因为黄州是个文学的富矿,耀眼历史天空的黄冈文脉让他传承了黄州人独有的灵气。中学时代,他就爱好文学。幼时家里贫困,没有书桌,他就用一块小小的薄水泥板当写字台,写下一篇篇类似小说的文字。高中毕业后,他写的一篇篇小通讯时常见诸《黄冈报》,虽然那些豆腐块在报纸里一点也不显眼,但变成铅字的喜悦,让他心里筑起了一个神圣的作家梦。上世纪80年代初,他获得过团中央青年文化标兵称号,17家媒体争相报道,这让不到20岁的他尝到了“名人”的滋味。在军工厂当工人时,沸腾的生活燃烧着青春的激情。他干的是模具钳工,成天与机器打交道,却在每个深夜默默地作诗。因为“时常被一群与自己境遇乃至心态相近、命运相同的人物群体而感动得泪流满面”,于时,就有了《老九这个人》《流蜜红枣树》《钳工班长》等小说。熟悉他的人多以仰慕的表情看他,称他为“大才子”。

?

谭冰天生有着浪漫情怀。当年调往麻城有线电厂时,初来乍到,他顾不得熟悉工厂的工作环境,却一口气跑到五脑山,被漫山遍野的杜鹃花吸引,从此爱上了这座小城。在那儿工作生活期间,他出尽了“风头”,多次在厂主办的文艺晚会上声情并茂地朗诵诗歌,还成立了“山花文学社”,把爱好文学的工友聚集一起畅谈人生,还有模有样地办墙报。多年后,他写《又是一年茶花红》时,满纸倾泻的都是绿色的群山和遍地红色的花朵,流露出的全是对麻城这个第二故乡的深深怀念。一个因为爱花而热爱一个城市的人,内心藏有的细腻柔软只有懂他的人才明白。而他说自己其实就是一个精神家园的守望者。在他的《故乡的枣花静静地开》一文里,他这样写道:“乡土,像秋天挂在枝头的红枣,不止生长一片葱茏或者一弯彩虹,她是流着蜜的真情实感或说是乡土的一曲恋歌”,因此,“我将用一生的芬华,枕着故乡的山水,唱出故乡人民甜蜜和谐的幸福之歌”。他向我们展示了他灵魂上、思想上、情感上的美丽,让读者为之沉醉。

?

后来,因工厂不景气,谭冰在朋友推荐下,去湖北法制报当编辑。这份工作令他如鱼得水,在此其间他写下很多有影响的作品,其中有报告文学、长篇通讯、散文、诗歌、小说与摄影等。这些作品,不仅充盈着生活的哲理,也充满爱意,其笔力细腻,情节感人,深得读者喜欢。其中《清清的芙蓉湖》《沧海沉浮》《大别山的男人》《黑蝴蝶》等中篇小说先后在《西湖》《长江文艺》《芳草》《山花》《楚文学》等核心文学期刊发表,中篇小说《红茶坊》曾获全国文学艺术大奖赛三等奖,《老九这个人》获全国“昆仑杯”报告文学二等奖,《黑蝴蝶》获首届黄冈文艺奖一等奖。2002年黄冈市文联招聘编辑时,他凭着扎实的文字功底,应聘上了《江山文艺》的编辑岗位。当年的《江山文艺》后来改为《鄂东文学》,2010年又被更名为《东坡文艺》,这一路的艰辛,真可谓是欲说还休。这期间,刊物由季刊改为双月刊,四期变六期。尽管负担沉重,业务繁琐,刊物在荆楚大地,仍属独树一帜。当年正值壮年的他,现已是年过半百的人。尽管头上花发多现,但现今的《东坡文艺》,不仅在鄂东文坛声名远播,还上了《小说选刊》词条。

?

?

?

在当编辑的这些年,他说遇到各种各样的人,他深深理解文学爱好者想把文字变成铅字的心情。在收到每一篇稿件时,他都仔细地看,生怕漏过一丝精彩细节,尽量多编发一些新人的文字;遇到一些想开后门的“荐稿人”,他总会先问:你看过吗?为此,他也得罪了不少人,人家说他掌握着作品“生杀大权”,发与不发其实也只是一念之间。谈到这,他激动地说,很多人总爱把一些无病呻吟的文字送过来,可发出来让我如何面对读者呢?

?

当他以自豪的语气告知,他获得了湖北文学奖第七届优秀文学编辑奖、《东坡文艺》获得提名奖,在湖北省宣传文化人才培养工程“七个一百”项目(文学类)人才培养人选公示名单里,我看到了“16号”是谭冰的名字时,不禁连连为他竖起大拇指,由衷地为他感到骄傲!还有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就是,他中标省作协工业题材的长篇小说《走吧,兄弟!》这一力作,在猴年的春天已由长江出版集团出版。这一连串的荣誉让这个“文学追梦人”的脸上神采奕奕。他说:写作,从来不是物质上的东西,而是一种精神和思想上的长征。而编者,更该当红烛、做园丁,甘为人梯、为人做好嫁衣。

那晚气温为零下十二摄氏度,我在寒冷的大厅聆听谭冰文学路上的故事,尽管脚手冻得近乎麻木,心却被他的追梦经历搅得热血沸腾。